搜索 海报新闻 媒体矩阵

大众网
全媒体
矩   阵

扫描有惊喜!

  • 海报新闻

  • 大众网官方微信

  • 大众网官方微博

  • 时政公众号爆三样

  • 大众海蓝

  • 大众网论坛

  • 山东手机报

山东手机报订阅方式:

移动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8000

联通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58000678

电信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97009

首页 >新闻 >国内新闻

8位旅客的离沪之路:所有经历都是生活的体验,希望上海早日回归正常

2022

/ 05/20
来源:

大众网

作者:

张稳

手机查看

  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 张稳 实习生 汪雪然 报道

  家人生病急需照顾的洪师傅,焦急万分地在各种购票平台上刷新了足足半个月,最终在出发的前一天凌晨抢到了回家的高铁票;

  即将毕业的大四学生王小明,顺利通过了公务员笔试和面试,通过一位“黄牛”,他终于买到了车票,赶去参加入职前的体检;

  创业投资人小弥,在同乡互助群的帮助下,成功购得了多段车票,组合成了一条回家的长路;

  3月初到上海出差的张茉莉,一直住在酒店隔离,她在社交平台上安静分享着自己的心情,随着虹桥站逐渐恢复,她做足了功课准备离开;

  ……

  5月16日起,上海逐步增加了到发列车数量,当日从虹桥发出列车12趟,共运输旅客6000多人。同时,少量由上海始发的国内定期航班开始恢复。当天,上海新增本土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均在闭环隔离管控中发现。在17日上午举行的上海市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上海宣布,目前,全市16个区都已实现社会面清零。

  随着上海疫情防控形势的不断好转,8位职业、年龄、境遇、目的地各不相同的旅客,从各自的住处出发,以不同的方式赶往虹桥站,踏上各自的行程……

虹桥站附近排队进站的人群

  虽然留有遗憾,也有了新的希望

  5月15日凌晨2:00,伴着夜色,王小明出发了。他依依不舍地与舍友们拍照告别。封校的两个多月时间里,王小明和舍友们一直朝夕相处,“如果不是疫情,整个寝室的人其实很难经常见到,大家都有各自的事情。”

  穿上学校发放的防护服,王小明拎着行李离开了宿舍。他回头拍下了此刻在夜色中伫立的宿舍楼,泛橙的天色分不清是太阳过早流泻出的熹微,还是上海市区灯火通明的映衬。

  一个小时后,王小明约好的包车司机接上了他,飞驰向虹桥站。此刻,距他乘坐的高铁发车时间还有将近十个小时。其实,王小明一开始与司机约的是凌晨5:00,“但司机说单子太多了排不过来,要走只能提前到3:00。”王小明只能答应。

  宽阔的马路上几乎没有几辆车,司机开得很快。王小明瞥见路上还有很多人,有人在步行,有人在骑车,但无一例外都拿着行李。

虹桥站的等车旅客

  抵达后,王小明和很多等待进站的旅客一起,坐在虹桥站附近的路边。此时是凌晨三点半,天气有些冷,还飘着小雨。他不敢玩手机,怕手机没电,毕竟附近没有能给手机充电的地方。

  显然,这么想的不止王小明一人。在这种境遇下,很多人都放下了手机,暂时远离互联网,选择和身边的人面对面攀谈起来。王小明遇到了一位刚刚硕士毕业在上海工作的程序员,两人都是年轻人,有很多共同话题,不知不觉间,两个人竟聊到了天亮。

  “加了微信,成了朋友。”王小明笑着说,“他车次比我早,走的时候送了我3块旺旺雪饼,因为我没带吃的。”

  早晨5:30,虹桥站还未开启,准备进站的人已经排起了看不到尽头的长队。王小明随着人流慢慢往前走,经过复杂的核查手续,约两个小时后,他终于进入虹桥站。“候车厅已经没有地方可以坐了,只能站着或坐在地上。”

  直到中午12:20,王小明乘坐的前往南昌的列车缓缓启动。因为疫情,王小明错过了毕业照和毕业典礼,但同时也带着新的希望,随他一起前往列车的目的地。已经通过公务员笔试和面试的他,只要顺利通过入职前的体检,就将开启一段新的人生。

  几乎同一时间,25岁的李瓶子也从家里出发了。和王小明不同,她离开上海的原因是要去外地出差。“15号之前,最难的是买到车票。15号之后开始慢慢放出更多车票,最难的又变成了去虹桥站的交通。”

  提前两天的骑行

  15:25,在王小明乘坐的列车到达终点站前一小时,李瓶子乘坐的高铁缓缓驶离了虹桥站。

  已经在各购票平台上抢了半个月票的洪师傅则整装待发,准备开始他长达四个半小时的骑行。

  前一夜,他几乎没怎么睡觉,车票是通宵努力才买到的。他把背包塞进共享单车的筐里,车把手上挂着一个袋子,里面装着泡面等吃食。他穿着一身舒适的运动服,就这样出发了。

  路上并不是很顺畅,很多路口被黄色的围栏挡住,蓝色的防疫帐篷随处可见。街道上空荡又寂静,路上行人寥寥无几,偶尔有背着包骑着自行车的人经过。洪师傅猜测,他们或许和自己一样,骑行的最终目的也是火车站。

空旷的马路

  洪师傅很感谢一路上遇到的每一位工作人员,“一听说是要骑车去火车站,车票和核酸证明什么的也有,都会放行。”

  夜幕降临,骑行了4个多小时的洪师傅,终于看见了虹桥站的进站高架入口。高架入口的旁边,凌乱堆积着很多共享单车,“看来有很多人是骑车来这里的。”

  其实,选择骑行到虹桥站的不止洪师傅一人,选择提前一天甚至两天到车站的也有。

  15日17:30,李瓶子乘坐的高铁刚刚经过江西上饶,在上海从事餐饮行业的宿石,骑着共享单车从公司宿舍出发了。虽然,此时距他乘坐列车的发车时间还有近两天的时间。

  一路上骑骑停停,好几个路口都检查了返乡证明和核酸阴性证明,16日凌晨2点多,宿石在骑行近10个小时后,抵达了虹桥站。

  “站在进站口,虽然进不去,但是心里很激动。”宿石在高铁站附近发现,出发层和高架桥下都有不少准备返乡的人,大多都是提前到达车站。

  此时,洪师傅已经等待了6个小时,正坐在路边默默等待天亮。“封了63天,终于可以回家了。”

  差点错过的列车

  5月16日凌晨3点,已经到达广州3个小时的李瓶子,终于抵达隔离酒店。她入住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修改了所有淘宝未发货订单的地址。

  就在李瓶子躺在酒店的床上修改收货地址的时候,已经收拾好行囊的新先生,花费150块钱找到一位平台的跑腿小哥,请他骑车把自己捎带到火车站去。老家在安徽的他,只买到了到济南的高铁票。

  其实,跑腿小哥的车辆原则上是不允许带人的。一个多小时的路程,新先生坐在跑腿小哥的车后座上,穿过了上海沉默的夜色。

  “车站附近打地铺的人特别多,跟春运一样。”到达车站后,新先生用手机记录下了以前从未见过的一幕:虹桥站路边的草坪上,无数人直接以地为席以天为盖,沉入了梦乡。

  相比以上几位,山东姑娘安小渔到达虹桥站的方式,就困难多了。

  3月初刚到上海工作,安小渔就遇上了这轮疫情,被隔离了两个多月。

  “本来想回山东,但是上海到济南的票抢不到。”5月12号,安小渔用购票软件抢到了一张上海到长沙的高铁票。抢到票的安小渔也就开心了一天,因为后面还有很多问题要解决。

  安小渔乘坐的高铁是5月16日早晨8:53发车。当天早晨4:30,安小渔起床洗刷,半个小时后,安小渔带着行李出门了。

安小渔的高铁票

  安小渔住的地方离虹桥站7公里。因为打不到车,她就决定走着去火车站。

  16日早晨7:00,在地图导航显示距离虹桥站只有600米的时候,安小渔被告知,路封了过不去,步行要绕路5公里才能到,“此时距离我发车只有一个半小时了。”

  幸好,安小渔在路上碰到一位外卖小哥。待安小渔在外卖小哥的帮助下赶到虹桥站时,已是16日早晨8:30,距离她乘坐的列车发车只有20多分钟时间。可前方等待她的,是长长的进站队伍。“于是我扔下脸疯狂插队,花了10分钟进入候车站,5分钟赶到站台,踏入高铁前,两条腿一起抽筋了。”

  在16日踏上回家之路的,还有创业投资人小弥。

  16日13:00,小弥骑着共享单车从虹口区出发,她把压缩过的行李牢牢绑在身上。足足20公斤的两个行囊,一个是双肩包背在身后,一个是健身包挂在身前。小弥的住处离虹桥站有25公里之远,“本来想包出租车过去,价格砍到了400块钱。后来一想实在是太不划算,就想干脆骑过去算了。”

  起初的路程,小弥骑得并不着急,她平日里有健身锻炼的习惯,这段路程她有信心坚持下来。

  行程过半时,一位陌生大哥突然叫住了小弥,问她是不是去虹桥站。“他说他是第二天的票,我就很诧异去那么早干嘛。大哥说看社交平台上发的视频需要排队很久。他让我赶紧骑,万一排队耽搁太久就错过列车了。”

  小弥乘坐的列车发车时间是17:00,她之前并没在社交平台上浏览这些消息,听完对方的劝告,小弥开始有些焦虑和紧张,“我就赶紧加速,没有停过也没有休息过,一直在骑。”

  刚过晌午,持续的日晒让小弥出了一身汗,同时还有20公斤的负重,让她开始感到非常痛苦。

把行李箱拖在共享单车后的小姐姐

  “路上碰到一位小姐姐,戴着遮阳帽穿着长袖长裤,车后面拖着一个硕大的行李箱。”小弥至今都很好奇,“她怎么绑上去的?”骑车超过这位女生的时候,小弥还回头说了一句“加油”。

  从16日13:00出发到17日凌晨3:00抵达目的地并入住隔离酒店,小弥整整奔波了14个小时。

  “真要离开了反而有了一丝丝不舍”

  与此同时,在虹桥站外已经等了一天的宿石,被通知可凭借第二天的车票,前往一个临时安置点休息,里面有热水、插座。那天晚上,宿石就在安置点度过了一夜。5月17日凌晨5:00,宿石从安置点出来排队。3个小时后,宿石开始检票进站。

  “整个进站过程中检查了3次健康码和核酸阴性证明,才终于进了候车室。”由于担心感染,宿石穿了全套的防护服,全程没吃没喝,也没有上厕所。

  中午12点17分,列车启动,此后一路畅行,在合肥经过单独通道中转后,宿石直接到了宿州,然后前往集中隔离点,开始了“7+7”隔离。宿石说,疫情过后,他准备在老家开个饭店。“不过,也不排除疫情过去后,再回上海打拼几年。”

  在宿石乘坐的列车发车38分钟后,湖北姑娘张茉莉乘坐的列车也缓缓驶离了虹桥站,终点站是福州。但这并不是她的最终目的地。

  张茉莉并不在上海工作,3月初从北京到上海出差。疫情发生后,从3月中旬就一直被封控在酒店里。

  “上海,在这个城市70天了……”5月13日,张茉莉正式开启离开上海的各种准备。从各地市长热线到疫情防控热线到机场专线到航空公司,打了将近三个小时电话,咨询了青岛、济南、石家庄、武汉、北京、深圳的相关情况。最终,张茉莉确认,飞机完全不用考虑,只能考虑高铁。但当时大部分动车组还没开通,所以票很难买。

  张茉莉想先到山东,因为离家近些,但票非常难抢。“大概抢了四五天,偶然间看到了临时上线了上海到福州的票,15号到17号三天三趟车,不需要抢,上12306就有票。”

  真要离开了,张茉莉心里反而有了一丝丝不舍。“不管怎么说,所有经历都是生活的体验,希望上海早日回归正常。”张茉莉最终找到了一辆出租车,这趟奔赴虹桥站的路程比张茉莉想象的要顺利,路上几乎没什么车,司机半个多小时就从浦东到了虹桥站。

正在候车的乘客

  17日早晨9:00,张茉莉并没有在进站口看到网上发布的那些排队场面。两个多小时后,张茉莉成功坐上了开往福州的高铁。

  下午3:00,高铁一路南下再往南,从上海出来,过嘉兴、杭州、义乌……“满眼的鲜翠欲滴,如诗如画的田野,随处可见切割整齐的田间地块……人生中第一次南下,不知道福建又是怎样的风景?”

  17:00,张茉莉在福州站下车,很快被转运到了隔离点,接受14天隔离。“我可能要在福州这边工作一小段时间。”张茉莉说。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受访者均为化名,图片均为受访者提供)

责编:田连锋

审核:郑义风

责编:郑义风

相关推荐 换一换
<bgsound id='daQNstXc'><ins></ins></bgsound><marquee id='LgDV'><i></i></marquee>
    <samp></samp><xmp id='vRJBMGX'><base></base></xmp><font></font><bgsound></bgsound>
      <u id='jWLEds'><em></em></u><strike></strike>
        <label id='rXcB'><l></l></label>
        <kbd></kbd>
          <listing id='rd'><var></var></listing><u></u>
            <blink id='wwWrK'><tt></tt></blink><legend id='lAqO'><cite></cite></legend>
            <caption id='jaMHQg'><ol></ol></caption><fieldset id='yI'><listing></listing></fieldset><dir id='iDJe'><samp></samp></dir>